訓練科研
當前位置:首頁 > 訓練科研 > 訓練科研
中國足球接下來該怎么辦?
文章來源:廣州日報    發布時間:2016-01-20    點擊數:    

     “93屆國奧”1月19日凌晨毫無懸念地輸給了伊朗國奧隊,在本屆U-23亞洲杯小組賽國奧隊3戰3敗,正式結束了里約奧運預選賽之旅,完成了他們的歷史任務。

  假如目前中國足球的頂層設計不變,足球官僚、投資人、教練不回歸常識、不尊重規律,本次“國奧之殤”將成為中國足球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常態。

  “生活仍需繼續”——國奧主帥傅博在結束本次多哈戰役后說。這是一句多年來歷任中國足球敗軍之帥說爛了的套話,但對于這群國奧球員來說,他們今后的足球之路到底應如何繼續?

  頂層設計 中國足協你“懂”嗎?

  日前,網絡上曝光廣西梧州國家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的“慘狀”:球場因下雨積水變成泥沼,全國各地50多支在那集訓比賽的青少年球隊在結束比賽和訓練后都變成“泥人”。事實上,梧州基地目前的慘狀早已持續多年。這就是中國足球的現實——在50年80億元的“金元時代”,中國足協早已“不差錢”了,但卻無法給承載未來的小球員哪怕一塊正常的訓練草地!

  “93屆國奧”因專業青訓體系的崩潰而造成的先天不足,本報昨天已進行過透徹的分析。如何扭轉這種局面?中國足協目前正籌劃在全國5個足球試點城市搞國家級青訓中心,在20個城市搞省級青訓中心,在16個城市搞青訓營。這套青訓模式參考德國、日本,本身是很科學嚴謹的。但實際上,這套東西如果不能在重點省份落地,深化布點,打通各個環節,最終恐怕依然是畫虎不成反類犬。而即使把這套“青訓中心模式”搞起來了,試問中國現在哪有這么多優秀的青訓教練?

  看看這次U-23亞洲杯和2022年世界杯的東道主卡塔爾。他們的阿斯拜爾精英中心集全國之力搞了將近10年,云集全球頂尖青訓專家設計,從選材、訓練到組織海外培訓、比賽、跟蹤,全部給予最優質的服務,而“93屆國奧”球員正是他們的第一批產品!相比之下,我們的青訓頂層設計到底該怎樣做,中國足協真的懂了嗎?

  洋帥土帥 “程序正義”更重要!

  雖說“93屆國奧”的水平確實不如其他同年齡段的亞洲強隊,但臨場指揮糟糕的傅博依然是無可逃避的背責者。

  有媒體假設,如果讓2005年率領“85屆國青”在荷蘭世青賽大放異彩的主帥克勞琛執教本屆國奧,結局或有所不同,但這樣的假設毫無意義。無論選土帥還是洋帥,熟悉球隊、風格適合、具備臨場指揮的球商,有高度的球隊榮譽感,這些都是標配。為什么最終卻不是這樣?

  本屆國奧解散后,下屆國奧必須再次選帥,而國足目前也正處于選帥階段。

  連續兩屆國奧,為什么諸如孫偉、傅博這樣缺乏職業聯賽經驗的教練能上位當主帥?這些問號因為缺乏問責機制必將繼續存在,何時才能真正拉直?國足層面,貴價教練如卡馬喬、廉價教練如佩蘭都已被證失敗。貴與不貴,其實對中國足協來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選聘過程是否符合“程序正義”?“93屆國奧”的很多球員未來將陸續構成國足的主力框架。一旦3月兩場40強賽后國足正式被淘汰,國足將陷入近兩年沒有正式比賽的困境。這時,選擇怎樣的教練顯得尤其重要。

  距離2020奧運會還有4年多,距離2022世界杯的時間更長達6年。如此長的時間足夠改變一支球隊。誰來改變?

  職業聯賽 可給年輕人空間嗎?

  廖力生雖然3場打進3球,但賽后他的慨嘆卻令人心酸:“我今年在恒大可能還是打不上比賽!”確實,在同一位置國腳、外援把持的情況下,廖力生要想在恒大長期成為主力,暫時還可能性不大。不過,廖力生如果租借的話,他的能力足以在中超大部分球隊立足。

  如果5年80億元的天價僅僅是靠大量外援堆砌起來,那么泡沫破裂是遲早的事情。“93屆國奧”要想繼續成長的唯一辦法就是快速打上中超的主力舞臺。如果繼續得不到在職業聯賽出場的機會,中超還會繼續出現“最佳新人”無人獲選的尷尬。以往中國足協曾經出臺過職業聯賽每場必須要有U-21球員上陣的規定,當時被認為是拔苗助長。但事實證明,類似的措施其實在英國等國家也出現過,未必是絕對錯誤的。

  即使不硬性規定年輕球員上場時間,那么能否壓縮外援的名額呢?這些也正是這支國奧隊的共同心聲。另外,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區域性半職業聯賽和全國性青年聯賽,年輕球員的出路也很成問題。如果“93屆國奧”在自己隊內實在沒有上場空間,更應該考慮將他們外租至其他球隊鍛煉。就現階段來說,把球員囤積起來不用,其破壞力更甚于國奧出局。

  “救世主” 要看“97屆國青”?

  “93屆國奧”失敗后,“97屆國青”球員都清楚,中國足球沖擊奧運會的任務已落到他們頭上。去年10月亞青賽預選賽在江蘇淮安進行,“97屆國青”三戰全勝晉級決賽階段。本屆國青隊主教練是前國腳李明,隊中擁有張玉寧、林良銘和楊立瑜等一批與亞洲同齡優秀球員有得一拼的精英。

  在經歷89屆、93屆球員的尷尬之后,97屆球員要么從小在國外訓練,要么在俱樂部或地方體校接受良好系統的足球青訓,個人能力較往屆更好,甚至個別有天才潛質。李明作為新生代土帥,執教理念固然比傅博這代人要優秀,但由于同樣缺乏足夠的職業聯賽經驗,李明未來的臨場指揮能力同樣未能得到保證。另外,97屆國青的優秀球員由于不少都在歐洲效力,中國足協如何完善地對他們的表現進行跟蹤服務?一旦重蹈“93屆國奧”的覆轍,留洋慘變爛尾,“出口轉內銷”恐怕依然是他們的集體悲劇命運。

  從本次U-23亞洲杯來看,中國未來在亞洲足壇的對手實在太多。日本、韓國、伊朗這些老對手都出線了,中國隊卻讓卡塔爾、敘利亞之流成為自己新的“苦主”。未來的國足又能贏得了誰?

濱州市足球協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8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:魯ICP證030713號
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編號:0105094 客服及報障電話:4008102008 管理員聯系:QQ 45506625
500彩票计划网站 独山县| 蓝田县| 大邑县| 额敏县| 荣昌县| 奉化市| 门源| 乐昌市| 祥云县| 宁强县| 曲阳县| 特克斯县| 思茅市| 浦东新区| 德钦县| 天祝| 台南县| 忻城县| 汾西县| 鹤峰县| 来安县| 漠河县| 泗阳县| 平湖市| 紫阳县| 漠河县| 新闻| 元谋县| 敦煌市| 镇原县| 卫辉市| 油尖旺区| 张掖市| 桃园市| 电白县| 手游| 宽城| 东方市|